穿越不相爱第一百九十九章玩个游戏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穿越不相爱 第一百九十九章 玩个游戏

“不,怀儿。”

“青儿都是我的错。”凤夕夜抱着落青。

“夜,怀儿不能有事,不能有事....”落青依偎在凤夕夜的怀里说道。

“青儿我一定会不计代价救回怀儿。”凤夕夜如星海的眼睛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怎么样了姐姐来了吗?”兰儿问道举着个长勺。

“还没有,可能还要等一会。”周同望着门口。

“那就好,我还有几个菜,可都是姐姐爱吃的。”兰儿又跑回了厨房。

“小姐,周公子不会就是住这吧。”小桃嫌弃的看着简单到只剩一张木床的房间。

“小桃!”司徒宣自己理了理床铺,“这话不得在同哥哥和兰儿面前胡说。”

“你去打盆水来,简单的收拾下能休息便是。”司徒宣说道。

云国,“啪!你说什么?”

“回皇上微臣发现了世子的消息。”司徒千看着首座上的人。

“他现在在那?”云黔明手紧握着,虽说知道皇叔还有个遗子可是自己暗地人派了这么多人调查了这么多年。

也没有一点消息,那个孩子可能早就死了,“如今却说他还活着,自己还见过....”云黔明眼睛里透着一丝危险。

“回皇上微臣也不知,微臣也是刚得到的消息还未确认,那人便突然消失了。”

“参见皇上。”

“你怎么来了?”云黔明看着跪在地上的暗使。

“皇上。”那暗使递上了一个竹筒。

云黔明打开竹筒里面是一卷白色的纸条,司徒千微抬着眼睛看着。

“该死。”云黔明手拍在了桌案上,“派人给朕搜务必找出此人。”

“是。”

“司徒丞相此事你先告知皇叔了?”云黔明深意的盯着低下的人。

“皇上,王爷只知道有这么个人,不过暂时不知道世子已经不见了。”司徒千表态道。

“很好,司徒丞相,朕很高兴你的决定。”云黔明笑意盈盈的望着司徒千。

“还没来吗?菜都凉了!”兰儿坐在桌子前。

“小姐,周公子他们等人也不能饿着你啊。”小桃虽是个丫环可怎么说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那出的吃的用的比不上主子但也比一般的平民女子好些。

总而言之

这原本离开了丞相府也是放心不下自家小姐,如今见了这般光景心里怎样都是不平衡。

“小桃。”司徒宣皱眉道。

“嫂子要不你先吃吧。”兰儿也不好意思道。

“兰儿不用了,我还不饿,等同哥哥回来一起吧。”司徒宣回道。

雨花楼,“杨公子你来了。”

“张公子人家可是等你很久了。”

“妈妈,姐姐还是没消息吗?”周同拉着妈妈问道。

“周管事,小姐今日并没有来此,你这信还在这。”

“晚上客人多,我先去忙了。”妈妈递还了手上的信。

“冯公子,香玉喂你!”女子极尽缠绕的坐在男人的腿上不该带人来。   洪耀福也说娇笑的举着酒杯。

“呵,你个小妖精。”凤夕元笑着捏着女子的手臂一口含住了酒杯。

“冯公子真厉害,哟,这不是若水姐姐吗?”香玉看着门外的女子。

脸上浮现着一丝嘲讽,“冯公子,咱们光是这样喝酒多无趣,若水姐姐的曲子一直弹的不错。”

“要不咱们边听曲子边喝酒如何?”香玉撒娇的搂着男人的脖颈。

“呵,都听你的。”凤夕元微醉着眼睛。

“姑娘,这香玉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这冯公子既然被她值的服服帖帖的。”

“若说是倾城绝色的晴儿姑娘也就罢了,不过这香玉那里比的上姑娘一分。”小伊不服气的说道。

尚若水看着房间的门就这么虚开着,“若水姐姐快进来。”香玉唤道。

“姑娘。”小伊为难的看着尚若水。

“冯公子定是若水姐姐不愿意,要不罢了。”香玉故意的说道。

“不过是个姑娘,还不进来弹曲子。”凤夕元低吼道。

尚若水听着那个让自己想念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是要撕裂自己一般。

“你来了?呵。”黑衣的男子带着白色的面具,深晦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的男人。

“怀儿在那,放了他。”男人紫红色的长袍数不尽的魅惑。

“他很安全,不过只是暂时的,至于今日过后会不会安全酒要看你的表现。”男人邪魅的说道。

“你到底是谁?想要什么?”凤夕夜直刺的看向男人的眼睛。

男人一个晃影,身子已经离凤夕夜只有半米的距离,凤夕夜看着那发亮的弯刀就这么笔直的盯在他的胸口处。

“你早就知道青儿的身份吧。”男人磁性的嗓音传进了男人的耳朵里。

“你到底是谁?”凤夕夜想从眼前的这双眼睛里发现些什么。

“你说要是皇上知道他的儿子是他最厌恶的那个人的手下,甚至还想要了他的命你觉得他会怎么想?”男人面具下勾着嘴角。

凤夕夜皱着眉,眼前的人让他觉得不是一般的危险。

男人也是在从云心柔的口中知道这件事之后觉得很意外,他怎么也想不通。

可是这又解释了为什么将军府会无缘无故的背上谋逆的罪名。

而那个女人,难怪她会接受他。

“你想做什么?揭发我?”凤夕夜看不透眼前的男人。

男人望着凤夕夜探究的眼神,本来只想用那个孩子的命换凤夕夜的命,他相信只要他稍稍用些力这个人活不过今天。

不过突然他不想让他死的那么痛快,“你说要是皇上知道当年的落青颜并没有死你觉得会怎么样。”

“来玩个游戏,想救你的儿子还是救你的女人。”

“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真是可惜。”男人划动手上弯刀。

弯刀深深的划破了紫红色衣袍。

“殿下。”

“跟着他。”

“是。”

“怀儿会没事的。”

“是我,是我忽略了怀儿,从生下他来,我就没有好好的陪过他。”落青看着皎洁的月光后悔道。

毒牙子亦是心里不舒服,像他自认是一代毒王,却两次败在同一个人的手上。

毒牙子想起自己第一次遇见夜魔的时候,那时候他和怀儿刚从神仙谷出来。

就遇上了夜魔正在残杀几个妇孺,实在看不过眼便交起了手。

他至今没有忘记陈坤“自恋”爱蜡像 自认比文章帅(图)他那双血瞳,那是比血域还要浓重的血性。

要不是怀儿,怕那时他们便会遭遇不测。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娘娘。”小蝶扶着朱雨薇的手看着躲在房间角落里的女子。

“小飞。”

“娘娘,是他,是那个人,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小飞穿着白色的亵亦手胡乱的捂着。

朱雨薇强压下心里的恐慌,想起昨夜睡梦中听到的尖叫声。

看到的就是小飞躺在地上,两颗眼珠活生生的滚落在地上。

绥化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南宁早泄治疗费用
天津医院男科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