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逆天第十八章鲸皇之心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21

我欲逆天 第十八章 鲸皇之心

眼看蓝魔鲸皇就要被“寒流万辉”冻结,殊料――

它突然之间爆发出惊天的战力,竟然破冰而出,沉入了海底!

“可恶…可恶!居然让它逃了!”魄魂罗贴着海面悬浮,对着海水怒吼着,就要下去追敌:“本尊不甘心,我不甘心呐!”

“砰!”魄魂罗一拳击出一道罡风,在海面炸起了冲天的水花!

“停手吧!”冰弘三千里带着满身的血迹,一脸的疲惫,他伸手阻拦道:“在深海里,就算是我们联手也不是他的一人之敌。目前,先修补‘翼天’重要,这次为了给大小姐压制‘体寒’恶疾寻找冰脉灵芝,唉…如此损兵折将,实在愧对冰王!”

“唉!”魄魂罗恨恨的对着面海咆哮一声,转身朝着高空的巨舰飞去。

就在俩人刚一离开,蔚蓝的海水里,渐渐浮摇上来一丝丝的殷红,不一会,鲜血就染红了这一片的海域!

海底――

“太美味了,太美味了……野菊的味道,太过瘾了!”一把浑身程亮的小钢剑,以极快的速度在海底穿梭游曳,大忽悠兴奋的嗷嗷直叫唤。

万丈难测的深海中――

鲸皇那庞大的本体,变成了一具空荡荡的空壳!它宝贵的命源被吸食了一空,鲸皇之心包括鲸脑在内的所有内脏,被彻底的掏成了一张鲸皮。

这张鲸皮在深海内犹如一张破烂的布片,随海水的涌动翻滚着,朝着上方缓缓的卷了上去!

鲸皇死的实在憋屈,临死之前,它只感觉在那漫天的冰雪中,有一“可怕”的异物,猛然的从自己的排泄孔里窜入。那个“可怕”的东西,一路穿肠破肚,附带着恐怖的吞噬之力,从它的尾部直捣黄龙,洞穿了脑壳,从脑门上方飞了出去!

大忽悠一路窜过,犹如恶鬼强盗一般,把这头刚刚从鲸王晋升到鲸皇的战戟鲸,掠随着维权深入食了一空,徒剩下这张随波翻涌的血皮!

“太过瘾了……太过瘾,本爷发达了,本爷发达了……啊哈哈哈!”

借助冰雪的掩护,大忽悠恶毒的攻击了鲸皇的“禁门”,哪怕鲸皇再强,可也不能把那种地方强成一块钢板啊!

所以说它死的实在是冤,用大忽悠的话来讲,若是正面碰上,鲸皇只需要略施小屁,就能把大忽悠崩成一个体无完肤!

只可惜――

大忽悠从海底游走,循着高空中战舰的投影,穿行到了前方。阿里TV系统官方微博称将由富士康iPhone团队鼎立制作

随后,从海面上破空穿出,在冰卫们去迎接冰三千里俩人的时候,它心满意足的飞回了易凡的身边!

而直到此时,冰弘三千里与魄魂罗才刚刚抵达到战舰的尾部!

“报……机舱受损,动力机被深蓝鲸皇破坏,魂晶石有五分之一坠入海内!”

“报……冰羽、冰爪、冰角三位大人为护舰战死,六十七名……六十七名……”一名汇报阵亡名单的冰卫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

“什么?”疲惫受伤的冰弘三千里刚一回到战舰,就听到噩耗连连,险些摔倒。

“冰弘!”魄魂罗见状,连忙扶住了他:“你没事吧?本尊来为你续功。”

冰弘三千里无力的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有大碍:“破锣,你速速带人修补战舰,如今战舰受损,飞行的消耗我们承担不起。那贱妖受我们寒流万辉的联手一击,想来,一时半刻绝不敢再贸然露面,趁此机会,我们赶紧驶出它的领地。切记,断不可派人下海寻找魂晶,我们丢的起石头,再伤不起人!”

魄魂罗点点头,不再多言,直接带人进入了战舰的底舱,修补去了。

尽管他与冰弘三千里在冰城享有同等的权利,地位一样超然。但魄魂罗知道,自己的老搭档,脑筋要比他好使,事实证明,很多时候,冰弘三千里的判断,没有过半点的失误!

魄魂罗带人离开后,冰弘三千里跌跌撞撞,焦急的跑回了船头,却见易凡的肩头上血淋淋的一片,他的怀中,正抱着满身血迹,昏迷不醒的飘千雪。

“大小姐!”冰弘三千里瞬间惊慌,连忙过来查看。

“冰弘叔叔,你终于可回来了。”见冰弘三千里安全归来,易凡早先一步就从飞回来的大忽悠的口中了解到了战果,他佯装慌张的问到:“冰弘叔叔,你没事吧?”

冰弘三千里没有理会他,而是一把从易凡的怀中抢过飘千雪,开始检查起伤势。

易凡的心里突然一酸,想到面前这熟悉的面孔已经再不是他的柳叔了:“冰弘叔叔你放心,卷心菜身上的血是我的,我中了一道崩裂的水刺!”

因为飘千雪一直喊易凡“大白菜”,易凡索性也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卷心菜”!

“嗯?”冰弘三千里抱着飘千雪,眼神犀利的看着易凡。

“事情是这样的,卷心菜拉着我要去看好戏……”易凡开始编造故事,解释起来。

鲸皇袭击了战舰,所有的人都慌乱一团,恰时,水刺穿云而来,众多冰城的护卫以冰冻之法冒死拦截,不慎,水刺崩裂,炸在了船沿――

混乱中,无人顾忌,易凡冒死保护!

易凡一边说,一边比比划划。

冰弘三千里越听,眼神越紧!当听到水刺崩裂,飘千雪危险时,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其实,易凡身上的伤,是他自己所为,目的在于证明自己从未离开过飘千雪半步,这些手段都是大忽悠回来之后教他说的。

当时大忽悠说话的声调,好像很激动又很紧张的样子。

在易凡看来,很可能是它害怕自己露出了什么马脚。因为再过不久之后,鲸皇的鱼皮就会浮出海面,那种怪异的死状,定然逃不过冰弘三千里的猜忌,能撇干净所有的嫌疑最好。

这里除了易凡,可都是冰城的人,难免不会被怀疑到自己的头上来!

飘千雪被大忽悠偷袭击倒,易凡说是为了保护她,虽然没有人证,但易凡自己捏造物证,我受伤了,我是为了救公主,挨了一记被冰城护卫联手冻裂的水刺,擦伤了肩膀。

而那些冰卫,不好意思,都被崩死了!

如此一来,易凡定然会博得冰弘三千里的巨大好感和感激,届时,回报还少不了。虽然易凡感觉大忽悠很不道德,很可耻。但不可否认,这是能甩掉一切嫌疑的证明,

“当时很乱,事发的很突然,很多大哥哥们都……都!”

从会上获悉

虽然易凡保护飘千雪是假,但冰城的护卫们为了保护“翼天”,赴死是真!不用多说,冰弘三千里能感觉到当时的情况很是危机。

那水刺的威力,他可是体会过,自己这证天境初期的强者都被击伤,冰城的护卫虽然是精锐,但实力与自己相差太远,数量抵不过质量!

尊军令赴死,何其壮哉!即便没有照顾到飘千雪,但谁又能怪他们呢?

易凡说完这一切,扶着带血的肩膀,落寞的走回了自己的卧舱。

冰弘三千里看着易凡孤单的背影,不知该说什么好!

“小凡……”

看着消失在眼前的少年,他心中不忍,但旋即,冰弘三千里抱着昏迷的飘千雪就回到了战舰三楼,开始为她运功疗伤。

在冰弘三千里的眼中,没有任何人能比冰城公主的安危更加重要,哪怕是公主的救命恩人。

“哗!”

战舰收去了双翼,缓缓的落回了西海,随着甲板一阵“隆隆”的抖动,又开始全速的前进。此刻,鲸皇身死,还没有被人发现,这片海域很是危险!

卧舱内――

“小祖宗,小祖宗哇……本爷我发达了,发达了……菊花太美味了…你看看这是什么!”

“嗡!”

大忽悠悬浮在易凡的面前,抖动着剑柄,激发出一朵红晕,顿时,一颗小孩拳头大小的心脏,散发着金光灿灿的光辉,被凝聚了出来。

“这?这是?”易凡顿时吓了一大跳:“你挖了那个蓝家伙的心?”

此时的大忽悠再不是那副满身缺口的德行,而是一把精钢的利剑,它臭屁哄哄的说到:“我吃了它的肝,顶了它的肺,还吸了它的脑髓……太美味了,太美味了。本爷好久都没有这么饱餐过了,你看我现在这冰清玉洁的肌肤,你快看呐。”

“挖!”易凡张口吐出了一口污秽,指着大忽悠说到:“你,你不是说不吃人的?你又骗我,你连大肠都啃了。”

“那是一条咸鱼,它不是人!”大忽悠朝着易凡震出一道红芒,强行压制住他,不让他动弹分毫:“来……把这玩意吃了,跟本爷共进晚餐。”

“不,我不吃,好恶心!”易凡紧紧的绷着嘴,挣扎着说到。

一听易凡说不吃,大忽悠急的团团直转:“这可是本爷千辛万苦冒死才捅破了咸鱼的菊花,这鲜嫩嫩的小心肝……小祖宗,你现在急速增长实力,你知道这颗鲸皇的心有多宝贵吗?快吃了它,你快给本爷吃了它!”

易凡绷着嘴直摇头:“不吃,不吃,我不吃人!”

“气死我了!”大忽悠抖动着剑柄,朝着易凡在遗漏33期后才终于露面的脑袋一阵猛敲,响起“邦邦”的声音:“本爷说了,它是咸鱼,是咸鱼,你难道害怕自己的食物吗?你害怕一粒大米?害怕一盘牛肉吗?它是一条咸鱼。”

大忽悠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小祖宗唉,你当本爷愿意给你吃?如果你不变强,你以后怎么保护本爷?怎么收集我的零部件?你快吃啊,急死本爷了。”

大忽悠急的哇哇乱喊,饶着易凡的身体不停的打转。

易凡心思一动,张口说到:“对啊,我还害怕一粒米,一盘牛肉吗?我……呜呜……”

易凡的话还未说完,大忽悠突然剑柄一抖,撞击到鲸皇之心。

“嗖……”的一声,鲸皇之心整个的窜入了易凡的口中,顺着喉咙就滑了进去。

“咳、咳……噎死我了……我!”

“轰!”

鲸皇之心刚一入腹中,登时,易凡的体内,热浪冲天!

“呜呜!”

强劲的热浪令易凡止不住想要大声喊叫,大忽悠一甩剑柄“乓”的一声,打到了易凡的嘴巴,差点把他的牙齿都给打掉,这才没有让他叫出声来!

“凝气……快凝气冲击定神境,快冲定神境!”

突然发高烧发热
西宁治疗癫痫病费用
安庆治疗男科费用
普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龙岩白癜风治疗费用
静脉曲张不治的后果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