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天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七月的天,阴沉沉的。

风吹过,枫叶,款款飘落,片片飘荡,片片旋转,像天使的倩影。

车站的广播里,飘着那首《Myheartwillgoon》,淡淡的离别,淡淡的伤感,在阴沉沉的天空划过。

“冰,我不要离开!”梅子流着泪,抱紧了冰。

“梅子,相信冰,2年后,冰一定能给你一个家,一定能让我们在一起,一定能让你幸福!”冰的唇轻吻过梅子的眼角,吻干梅子眼角的泪珠。

“恩!”梅子点头,泪却还是忍不住的滑落。

她相信冰。只因为,从小到大,冰给她的承诺,每一次都实现了。

梅子和冰是一个小镇的,同年生,但冰的生日比梅子大了2个月。

毕业,就象是一道天堑,让相爱的两个人各分西东。冰,留在了老家,梅子却被分配到了山东的一家旅游公司。

“冰,梅子爱你!”隔着车窗玻璃,梅子用力的挥着手。

“梅子,冰等你,一辈子!”看着车渐渐去远,冰的泪终于滑了下来。

一个在东,一个在西,相爱的俩个人被命运隔在了相距遥远的两个城市。

梅子到了山东,租了间10平米的房子,去旧货市场买了旧家具,而后去公司报到。报到后,再去人才市场,找了份家教的活。

她不敢让自己停歇下来,只要一停下,她就会不停的想冰,不停的掉眼泪。

晚上,梅子接到冰的:“梅子,记住,我们都要坚强。冰,永远爱你,一直等着你!”

梅子只能不停的“恩!”着,泪一滴一滴滑落。

整个七月,梅子的眼睛一直是肿着的。

冰的,成了梅子精神上的唯一支柱。每次和冰通过后,梅子都会觉得疲惫的身心充满了勇气和力量。

……

2

一年后。

梅子公司门口。

付鑫坐在车里抽烟已经快一个小时了,他在这里就是为了等那一直在他心头挥之不去的一抹倩影。

“梅子,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女人了?”付鑫点燃根烟:“为什么,整整一山西省委给予张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年的时间,都没见她笑过?”

深吸了口烟,吐出,付鑫微微一笑:“梅子,我一定会追到你的,一定!”

一会,梅子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走出公司大门。

远远的,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伸出手:“梅子 ,你好。”

“您是?”梅子的脑海中,像放幻灯片的放过很多人的脸后问到。

“我是付鑫,公司董事会的。”付鑫微微笑着,收回了伸出的右手,似乎对于梅子没有记住自己一点也不意外。

“付董,有事吗?”梅子淡淡的问道。

“先上车再聊吧。”付鑫未作任何解释,却打开了停在身后不远的黑色宝马车的副驾驶门。

梅子没有理会,双手放在胸前,呈自我保护状,说:“付董,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要离开了。”

付鑫挠挠头:“梅子 ,能请你吃顿晚餐吗?”

“不好意思,付董,我晚上还有事情,告辞了。”说完,梅子抬脚就走。

因为长的漂亮,这一年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这样邀请过梅子,但都被梅子拒绝了。

“啪!”付鑫用力关上车门,恨恨的嘟囊着,“就没见过这么难搞定的女人,梅子,我是跟你杠上了,你等着吧,不追到你,我付鑫就跟你的姓好了!”

……

回到家中,梅子换下公司发的紫色的套装,拿出。

“冰,我做管理啦!”梅子微微一笑。

她的笑只留给冰,她只会为冰而笑。

“恩!我的梅子是最棒的!”里传来冰的夸奖声。

“嘻嘻!”梅子开心的笑了起来……

“冰,今天又有一个帅哥追我了,还是我们公司董事会的。”梅子泡了杯苦茶,继续说道。

“恩!”里传来冰的轻应声。

“冰,你生气了?”梅子端茶杯的手颤了下。

“怎么会!”里,冰的声音顿了下:“梅子,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有合适的,你就谈一个吧。”

“冰……你说什么?”梅子急了,连声音都颤抖着,眼睛红了起来。

“呵呵,我开玩笑的。”里传来冰的轻笑声。

“冰,答应我,以后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好不好?”梅子的泪滑了出来。

“恩!以后不这样说了。”

“冰,梅子爱你!永远爱你!”

“梅子,冰等你!”

这是他们每次挂后必定要说的话。

……

市区,一幢豪华别墅里。

“爸爸,我喜欢上一个女孩了。”说话的是付鑫。

“呵呵,好事啊!告诉爸爸,是哪家丫头?”一名银发老人开心的问道。

“公司里的董梅。”

“是这丫头!”老人的眉头皱了起来。

“恩!爸,我真的喜欢她。”付鑫目光坚定。

“她喜欢你吗?”

“暂时还不喜欢。不过,爸,我会让她喜欢我的。”

“行,只要你们真心相爱,爸不反对。”

“爸,你帮我一个忙。”付鑫抽出根烟,含在嘴边:“明天在公司里举办个晚会,公司里所有的人都必须参加。”

“行。”老人笑了起来。

……

躺在床上,梅子再也无法入睡,泪打湿了脸颊。

梅子知道,冰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不然,不会说出那样的话。

是冰有了另外爱的人吗?

肯定不是!梅子相信冰!她相信冰不可能爱上别人!他相信冰的承诺,一定要让她幸福的!

可是……

还有什么事情会让冰说出这样的话呢?以前冰是断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即使是玩笑!梅子想不出来……

难道,冰真的只是开玩笑?不!梅子相信冰不是开这样玩笑的人!

可是……

梅子不懂了……

窗外,片片枫叶飘落……

……

公司晚会。

“小霞,陪我喝酒。”

小霞是梅子在公司里最好的姐妹。

“梅,怎么了?今天你想喝醉么?”小霞看出梅子眼底的痛苦,关心的问道。

“恩,只想喝醉,所以,给我酒吧!”梅子头也不抬的说着,一口喝干了杯里的酒。

……

酒过一半,梅子的意识也开始慢慢的模糊了,脚也如同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软软的,没有任何力气。

举起瓶子,正要再倒一杯的时候,小霞按住了梅子的手:“梅,你不能再喝了,今天够了!”

“不!给我酒……”梅子伸手抢过酒瓶。

……

“跟我回去!”喝声惊醒了梅子,楞看着眼前的男人。

是付鑫,他已经在角落里盯着梅子很久了。

小霞看着眼前的男人,问到:“梅子喝酒是因为你?”

“不是!”付鑫摇了摇头,怜惜的看着已经喝醉的梅子。

“如果,你真的爱上了她,就请不要放弃她!……”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会好好对她的,就算她不爱我,我也会好好对她的!”付鑫扶起梅子,对小霞点了下头。

……

付鑫费了很大的力气,把梅子弄进宝马车里:“人不胖,怎么这么重,喝醉了就是麻烦!”

付鑫一边报怨,一边发动汽车。

边开车,边不停的回头看着副驾驶上那醉的不醒人事的女人,付鑫无奈的摇了摇头。

“停车!!!停车!!!”

梅子的叫声让付鑫吓了一跳,立即停了下来,梅子捂着嘴,没等车停稳就开门冲到路边,扶住路旁一颗树就吐了起来。

好半天,梅子终于缓过神来了,坐在路边,开始流泪,无声的,任眼泪流淌……

付鑫没有下车,只是静静的看着梅子。

他知道,这一刻,梅子需要安静。

直到泪流到流不出,也不知道是过了多少时间了,梅子站起身来,看着那辆黑色的宝马,当然,也看到了车里坐着的那个人……

打开了副驾驶的门,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付鑫,梅子突然问道:“现在的我,是不是很让你失望?”

“……没……不,有一点点……不……”付鑫没有想到梅子会这么问,忙着解释,可是,却更乱……

“送我回家吧。”梅子闭上眼,很快又睡了过去。

……

5

宿醉的头痛,把梅子从沉睡中唤醒。

睁开迷蒙的双眼,看着眼前粉红色的墙,粉红色的床,粉红色的床单。

“这是哪里?”

梅子揉着发痛的头,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好象喝多了,后来,上了车,后来,吐了,再后来……空白……

“你醒了”。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昨天晚上你喝多了,怎么不多睡一会?”

顺着声音,梅子转过头:“付鑫!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家!”付鑫笑道。

“你家?我怎么会在你家?你对我做了什么?”梅子惊叫着问道。

“放心,我什么都没做,我付鑫还不是那样的人。”顿了下,付鑫接着说道:“我承认,我喜欢你,但喜欢一个人,就是要让她幸福,而不是做伤害她的事”。

付鑫说着,眼里划过一丝疼痛,拿过梅子的,递过去说道:“昨天有人给你打,我没接。”

“!”梅子一下子坐了起来:“是冰的!”

梅子接过,赶紧拨了过去。

“冰!好幸福的男人!”付鑫苦笑着。

“梅子,是你吗?”里传来竟然是冰妈妈的声音。

“伯母,怎么是你,冰呢?”梅子惊问道,她能感觉,肯定发生什么事情了。

“梅子,冰……冰昨天晚上突然晕倒了,现在在医院里。”

“什么!!!”梅子如五雷轰顶般,一下呆了,连滑落在地上都不知道。

“梅子!梅子!”

在付鑫的叫声下,梅子醒了过来。

“回去!我要回去!”梅子大叫着,飞快的起身,朝房间外跑去。

“梅子,等等,我送你去!”付鑫咬了咬牙,追了出去。

……

好黑啊,冰想睁开眼睛,可是,怎么也睁不开。自己这是怎么了?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累过,累的不想再醒过来……

“医生,冰他怎么了?”

“咦!是梅子的声音!她怎么会在这里?我是在做梦?”冰用力咬了下自己的嘴唇:“好痛!不是梦!可是,我为什么睁不开眼呢?”

“现在不好说,具体的要等验血报告出来,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是医生的声音。

“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冰得了什么很不好的病?”梅子满脸是泪的拉住医生,无法平静自己的心情。

“医院!”冰一下清醒了过来,前几天他就在医院查出,他得的是一种无法治好的病。

“梅子”冰努力的喊出声来。

“冰,你醒了?”梅子快步走到冰的床前,握着冰的手:“冰,你饿吗?我……我给你买吃的去。”

“梅子!”冰的眼终于睁开了;“我们回家去,好吗?”

“冰,等你病好了,我们就回家。我……我再也不离开了。”梅子哽咽着道。

“梅子,冰知道自己的病。梅子,原谅冰不能实现对你的承诺了。”一滴泪顺着冰的眼角安静的滑落。

“冰!别说傻话,你肯定没事的,肯定没事的!”梅子伸出手,轻轻檫去冰眼角的泪。

冰,却又已经晕了过去。

……

不远处,付鑫的泪滑了出来,他转过身,安静的走出了病房门。

……

梅子,还是知道了冰的病情。冰,最多只有三个月可以活了。

“三个月。”梅子呢喃着:“冰,这三个月,一定是我们生命中最幸福的三个月。”

……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希望在冰之前遇到你,认识你,或许,我还会有机会吧!”付鑫临走前,对梅子说。

他把梅子留给了她今生唯一的爱人,冰!

梅子什么也没说,只是接过了付鑫递过来的卡。这个时候,冰的病需要钱。

6

每隔一个星期,冰都要进行一次化疗,每一次化疗后的痛苦,都让冰失去活着的信心。可是,每当这个时候,梅子就会握着冰的手,给他安慰。

时间,过去两个月了。

“梅子,我的头发都掉光了,很难看吧。”一次化疗后,冰说道。

“冰,别这样说!”梅子的泪又滑了出来。

“梅子,我没多少日子了,你在这里只能是浪费你的时间和感情。你……你还是回山东去吧……”

“冰!”梅子的泪又滑了出来。

“梅子,你答应我,等我死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幸福的活着。”

“冰!梅子不能答应你。”梅子拉着冰的手:“冰,我怕,我答应了你,你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梅子!”冰的泪狂涌了出来。

“冰!”梅子紧紧抱着了冰。

他们抱在一起,泪水横流。

“梅子,我们出去吧,我想去乌镇。”冰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乌镇,那是梅子最想去的地方。

“好,我去定机票,陪你去!”梅子放开了抱着冰的手,目光坚定的说:“冰,不管去哪里,梅子都陪着你!”

……

7

到了乌镇,在青砖高墙的庭院里住下来,冰的情况已经不是很好了,基本上已经没有体力到处去走了,可是梅子一定要满足两个人当初的约定,那就是一起在乌镇的幽幽碧水中走过。

租了一条摇撸的小船,在乌镇绕户流转的溪水里游走,跟冰一起去看乌镇的庭前流水一直是梅子心底里的愿望,只是现在的冰已经不能亲自去划这艘也许是自己生命里最后一次坐过的小船了。

坐在小船的躺椅里,晒着乌镇的太阳,冰很满足,因为,身边有梅子的陪伴。

偶尔精神不错的日子,冰还是会让自己去写字,篇篇都充斥着自己跟梅子的身影,冰是在尽自己所能留下一些能让梅子回忆的东西,自己离去后,梅子无助哭泣的脸甚至清晰的在心头浮现,扯得心里阵阵心痛。

几日过后,桌子上的手稿竟积了厚厚一叠。

“梅子,这些手稿你都拿去以后整理,想我的时候,就看看我留下来的字吧!”

“冰,梅子再不要给你整理什么,以前是你太懒了,以后不许!梅子要让你自己去整理写出来的东西。”梅子呜咽泪流。

泪滑过……冰知道梅子还是不让自己相信自己就要离开的事实。

“冰,来,吃点东西吧,你这几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梅子用小勺子盛了一点粥递到冰的嘴边。

冰顺从的张开嘴,吃了一口,伸出手握住了梅子的手。

“梅子,冰还欠你一枚戒指,欠你一个承诺!”

“冰!”梅子说不出话。

“梅子,答应冰,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冰在天堂看着你,等你!来生,我们还要在一起!”

“恩!”梅子点着头。

深深的伤感在两人之间滑过,两人都知道,能在一起于是在试衣的时候我特地叫他进来坐一下的日子不多了……

……

冰,还是离开了。

离开了他无比眷恋的人世,离开了他深爱着的梅子……

冰的坟前,梅子静静的站着。

“冰!原谅梅子,梅子做不到没有你,还能幸福的活着。冰,要记得过奈何桥时,别喝孟婆汤,那样,梅子在追你而去时还可以找到你……”

梅子点燃根烟,放在冰的坟前:“冰,这是梅子给你点的最后一支烟了。冰,你等着,梅子找你去了。”

梅子拿出,给付鑫发了条短信:“鑫哥,梅子知道你是好人,原谅梅子,梅子来世还是冰的人!”

发完短信,梅子掏出瓶药,把药全部倒进嘴里,然后静静的躺在冰的坟上,伸开双臂抱住了冰的坟茔,感觉如同抱住了冰的整个人。

“冰,梅子来了!冰,记得别喝孟婆汤!冰,你说过的,要在天堂等着梅子!冰,来生我们还要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梅子笑着,安静的去了。

风又起了,枫叶一片一片飞舞……

7

付鑫静静地站在梅子和冰的坟前。

已是秋天,枫叶一片一片飘落,仿佛下着一场伤心的雨。

“梅子!冰!来世,你们一定还在一起!一定还在一起!”

付鑫转过身,蹒跚的脚步渐渐去远……

共 574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滚滚红尘中作者真诚地为读者演绎了一段纯净坚贞的爱情故事,那一尘不染的情愫,令饱受世俗之苦的芸芸众生看到了人性美的光芒。梅子和冰,他们超脱了物质羁绊的爱情成为经典的爱情标本。歌唱爱情,这是文学生命永存的主题,永恒的赞歌,作者是从心里唱出来的。【:耕天耘地】

1楼文友: 08: 9:17 滚滚红尘中作者真诚地为读者演绎了一段纯净坚贞的爱情故事,那一尘不染的情愫,令饱受世俗之苦的芸芸众生看到了人性美的光芒。梅子和冰,他们超脱了物质羁绊的爱情成为经典的爱情标本。歌唱爱情,这是文学生命永存的主题,永恒的赞歌,作者是从心里唱出来的。

2楼文友: 1 :26: 6 爱情,原来也可以这样至真至纯,不受金钱物质的羁绊。故事情节唯美,语言流畅,只是标点符号再稍作处理便更完美!问好作者!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蚌埠白癜风较好医院
手术后便秘怎么回事
天津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