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圣第一百三十章抱元之威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独圣 第一百三十章 抱元之威

不管怎么样,刀明都按照最初的约定行事。他念咒施法,将法剑遥遥的指向天边的那一点。霎时间,风起云涌,虚空中猛然裂开了一条暗红色的裂隙,随即便有一道粗大的紫色光柱荡开浓厚的云层,从天而降。

那凛凛的威风,连天上的妖云都撕扯下几丝,于周边放荡开去,渐渐的化为虚无。

真是好像天蹋了一样。所有人都如此感觉。离光柱最近的夏棣和明轩真人更是感受极深。虽然表面上没有流露什么异样,但这一刻夏棣的心也不住的打鼓。他当然不是害怕,只是面对如此威势的攻击,他有些担心罢了。

此时,猎猎的劲风已然袭来,呼呼的拉扯着他和明轩真人的长袍,将其衣衫紧紧的贴在身上,衣袂笔挺扯向后方。感受着着沛然莫敌的威势,夏棣的眉头微微的凑齐,他的鼻子小心翼翼的抽了抽,从其中感到了一丝属于异界的气息幽暗阴森狂暴死亡?这是来自幽冥炼狱的气息!发动这一招的是鬼修?夏棣猜测道,他直接将自己的猜测传达给明轩真人知晓。

鬼修?我可没听说有哪个鬼修已经成就抱元了。明轩真人暗暗的摇了摇头。和夏棣这样的外来者不同,明轩真人来往于雷音岛和青冥大陆之间已经有数十年了。整个东海面上的抱元境修士他说不上全都认识,却也都听说过他们的实力和出身。在他的记忆中可没有一个鬼修具有这样的实力。与人类修士妖族修士不同,鬼修那可是真正大违背天势,步步艰难的。他们想要超脱就得付出比人类妖族修士十倍以上的辛苦,遭遇数倍的危险,这条路实在是太难走了。在明轩真人的印象中,他所认识的最强的鬼修幽篁大帝如今也不过是半步抱元的水平,实力或许比夏棣稍强一点,但依旧不可能发动这样的攻击。

不可能是鬼修!甚至都不可能是修士徒手造成的。毕竟我感受得出来如果是修士的话,那这里的幽冥之力绝不可能如此的纯净。能直接打出如此纯净的死亡之光,不是法宝就是法阵,总之是用某种手段直接和幽冥炼狱勾连而成的!对于落下的这道光柱,明轩真人也有自己的看法,而且身为抱元境高手的他,看得却是比夏棣要准确许多。

不过,对方都已经如此直接的要给自己这些人一个下马威了。曲翰那个家伙究竟是怎么想得,无论是夏棣还是明轩真人都是分外的清楚。他们知道曲翰这一招是要给自己这些人一个震慑。

只是,这样的震慑有那么容易成功么?夏棣心里怀疑着,在明白曲翰的想法之后,他的心自然不再有什么担忧,他在冷静的分析着曲翰的种种并试图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

夏棣在冷静中,而明轩真人着没有像夏棣那么冷静。当光柱的气息透出来,随之落下的时候,他晃动身体猛地的冲了出去,也不见他洽决念走,发动什么强大的元气法术,便只是如此光棍的跑到光柱落下中点的那一处,分开八字腿与肩同宽的站立着将自己的双手平平的推向天空。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姿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玄奥的地方,即使是一个世俗人也完全能够做得出来,但明轩真人便是以这样的姿势来迎接即将落下的强大攻击。

光柱落下,不详的深紫色带着赫赫声威。这一落便给众人带来不可抵御的感觉。

只是,真的不可抵御么?明轩真人可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他冷笑着,摆着姿势,任由光柱落在自己的身上。

就这样,光柱终落。但在光柱落下的一瞬间,一层银色的清辉蒙蒙的从明轩真人的身上冒起,随着他的姿势,在他的身体外蒙了一层薄薄的光罩。这光罩看起来并不厚重,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层单薄的鸡蛋壳,只要稍稍用一点力气就能轻而易举将之打破。

只是真的是这样么?

当然不是,抱元境中期的高手,可不是别人随随便便可以想想的。即使是抱元境初级的强者,也无法想象只比他们强上一小阶的明轩真人究竟有多么恐怖。一小阶的差距体现在战力上,完全是天与地的分别这样的事情,他们的师长或许有和他们说过,可在进入抱元境这么久,一向被别人视为强者的追捧,却是让他们暂时忘却了这些。他们都以为自己很强了,却不知道,他们在明轩真人看来,还是妥妥的弱者。抱元境初期想对付抱元境中期,那至少需要四人配合默契的围攻才行,而眼下海妖一番显然没有这个条件。

他们漏算了这一点,所以这一刻,他们只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诧异的看着明轩真人撑着那薄如蛋壳一般的银色光罩抵御那从天而降的紫色光柱。

明轩真人的身材并不整个魁梧,虽然他在人类这边算得上是一位高个儿的,可和大多数的海妖一比,再和用来毁灭战舰的光柱一对照,自然就显得矮小了。粗大的光柱冲击在了他的光罩之上,只是轻轻的一滞,便向两侧滑落去,就像是一颗置于瀑布之下的岩石一般,岩石顶住了瀑布的冲击,所以瀑布也就被分开了。

紫色的光柱就此落到了海面上,强大的冲击令海面为之震荡。震荡的波动掀起了巨浪。强大的动能将这巨浪荡漾开去,化作一圈圈白色的气雾,渐渐遮蔽了众人的视线。

一时间,在浓重的白色水气之下,人们看不明白明轩真人的模样,也不晓得他究竟是生是死。

情况似乎是处于混沌未知之中,而这种混沌未知却是令人十分揪心的。

明轩真人应该不会有事吧!

应该不会,他可是强大的抱元境高手呢。

可是,可是对方的攻击很强大啊。而且那样的光罩令人放心不下呢。

等等看吧!我们必须对真人有信心。

哦好吧!

众人议论着,但出于对明轩真人的信任,他们打算再等待着,看看再说。

看看,那就再看看吧!

这在曲翰他们眼里不过是无谓的挣扎罢了。虽然明轩真人撑起了光罩,似乎挡住了那一击的模样令他们有些心惊,但随之而来的光柱落下,海浪惊起令他们心底重新升起了一丝期盼。

或许这一击下去,明轩真人会受不了的吧。

恩,很有可能

这是必须的,也是很正常的。要知道,这一击可是非常强大呢。

嗯!那就好!总之,再看看,等这一波攻击结束,我想一切都将会有一个结果的。

我明白,那就再看看吧。

于是,他们也作出相应的决定。

再看看这是一个等待的说辞。

不过等待的时间,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短。就在他们不约而同的做出了观望的决定后,那道气势磅礴光柱便有了变化。一道淡淡的银灰从白色之中透出,而后迅速的扩大。不过是眨眼的一瞬间,那道银色将紫色的光柱阻断,令其与海面分离开来。这一刻,银色的光罩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它就像是一片宽阔的盾牌一般牢牢的拦在了光柱的下方,令光柱中的力量不再接触海面。

什么?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真的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看到这层薄如蝉翼的银光,曲翰瞪大了眼睛,其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或许,他真的有这种能力吧。吃惊的情绪同时涌上了萧真人的心房,令他诧异的迟疑起来。说真的,他也不想相信明轩真人有这种能力,可明轩真人已经明白的将自己的力量展现了出来这令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真是可怕的力量!不过还好,他是我们这一边的。与曲翰和萧真人那吃惊中饱含了不安的想法不同,夏棣这一刻虽然同样有着吃惊,但他更多的还是欢喜。因为当这层银色的清辉穿透了白色的水雾展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终于能够因此而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今天的这道难关自己已经可以毫不犹豫的迈过去了。

这种程度的攻击,那明轩真人无用这便是夏棣万分肯定的事情。

下面应该能够好好的和对面的家伙说一说了吧。夏棣如此想道。不过,他不急,他还需要等待这一波光柱的过去,再说起此时。

恩,再等等。夏棣却是大多数运营公司的亏损。   上海申通地铁集团的上述票据募集说明书显示悠哉悠哉的抱胸沉思起来。

在夏棣的等待之中。

被阻截的紫色的光柱依旧用力的下压,它似乎还想扭转眼前的局面。但明轩真人的坚持,另它的想法完全成了泡影。随着光柱与海面接触的断绝,海面上波浪也渐渐平息了。白色的水雾化作一阵轻轻扬扬的细雨洒落在人们的脸上。在这细雨之后,众人的视线变得宽阔明晰起来,他们清楚的看到明显有些后续无力的光柱,以及挡着光柱的银色光罩和那光罩之下的摆着一个简单的姿势释放光罩的明轩真人。

此时,他的模样依旧和最初一般平常,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改变。

一切也就这么持续下去。

几息之后,光柱最终断绝了。在灵魂的力量完全被消耗干净之后,天空中的裂缝随即恢复了原状。而随着光柱的断绝,这一波抗争的结果无比鲜明的展现在曲翰和萧真人的面前。

没想到魔阵的攻击竟然真的被他挡住了!面对这样的结果,曲翰和萧真人都无比的郁闷和憋气。一丝丝害怕和担忧出现在他们的心底。他们都知道明轩真人已经在自己的面前展现出了自己的强大。

那么面对这种的强大,自己究竟要怎么办呢?

随着光柱的消失,明轩真人收起他的姿势,他暂时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轻轻的转过身子,淡淡的一笑,便转身回到了夏棣的身边。

该死,他在表达对我的不屑呢。对于明轩真人的那一笑,曲翰做出了这样的理解。这种理解令他恼火无比:混蛋,我要给他们好看!我要杀了他至少也得取得我们原本就该取得的利益!还是年轻人的曲翰顿时抓狂起来。

不要那么激动啊。曲少爷,对面可是有明轩真人这么一个超级高手存在。他连魔阵的攻击都能挡住,我们用什么办法对付他呢?我看还是算了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低头,这并不是多么可耻的事情。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忍耐啊。萧真人拦住了曲翰,小声的劝说他:走吧!我们还是撤退比较好。

撤退?我不甘心啊!稍微沉吟了一下,曲翰坚定的摇了摇头:而且,我并不认为我们是毫无胜算的。我打算再拼一把。

你打算怎么拼?萧真人小声的问他。

如果你配合刀大师的魔阵,能不能拖住明轩真人一时?曲翰并不回答,他看了对面一眼,小心翼翼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应该是没问题的。我好歹也是抱元境的高手呢。说道这一点,萧真人多少还是有些自信的。

你能做到这一点就好!明轩真人的回答令曲翰微笑起来,他随即将自己的算盘说给萧真人听:你和刀大师配合拖住明轩真人。而我则设法拖住夏棣,至于剩下的人。我打算交给我们身后勇士来处理。要说炼神中阶以上的修士,我们可是比他们要多上许多。在我看来,只要给他们适当的时间,想要拿下对面的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应该还是很容易的。

两发,那完全足够了。曲翰这时显得十分自信:如果对方连打在空处的一击都不怕,那你就将第三发继续打在对方的僚舰上,用其他人的死再威逼他们一次。如果他们连这样的威逼都不怕的话,那就没话好说孙子就近进了实验一小。老人虽然为了孙子上学又在附近再租房了。直接用最后一发送他们所有人去轮回吧。曲翰做出了这样的决断。不过,他坚信这样的情况是很难出现的:不是说了么,那些人类都是胆小鬼啊。胆小鬼,是不必害怕的。曲翰如此认为。未完待续。

温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本溪治疗白癜风方法
苏州市治疗白癜风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