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御万界第一三五零章嫣红的选择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掌御万界 第一三五零章——嫣红的选择

一番云雨之后,祁继将嫣红搂在怀中,看着嫣红还带着一丝潮红的脸蛋,缓缓说道:“红,我怎么突然觉得你与以前有些不同了?”

而躺在祁继怀里的嫣红,听到这话,顿时颤抖了一下。

祁继下意识地问道:“怎么了?”

嫣红一把抓住祁继,说道:“怎么刚占了便宜就像找借口甩掉我了是不是?”

祁继顿时惊慌地说道:“不是,你误会我了,快松手!”

“哼!”嫣红轻哼了一声,随即问道:“那你倒是说说看,我有什么不同了。”

祁继笑道:“你比以前变得更加稳重了,也更加羞涩了。若是以前的你,刚才就不会哪么害羞了。”

嫣红听到这话,当即翻身压住了祁继,说道:“说了半天,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么不害羞。”

祁继当即抿嘴一笑,立刻回应了起来。而且这次,嫣红也变得狂野了许多,等到两人鸣金收兵之后,却已经是天明时分了。

嫣红依偎在祁继的怀中,轻声问道:“你现在回来了,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要登基了,到时候我该怎么办?”

祁继直接说道:“我做人皇,你自然做皇后了。等会儿我就去找归元,当我登基之日,便是你我大婚之时。”

可是嫣红却伸出手指,轻轻地按住了祁继的嘴唇,说道:“我不想做皇后,咱们就这个样子好不好?你想我了,就来这里找我。”

祁继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你不想与我在一起吗?还是怕别人介意你的身份。”

嫣红摇头说道:“都不是,我只是不想成为大衍皇朝的皇后。你也知道我背后的势力是四通商会,而且与魔门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与你大婚,只会牵扯出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也会将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祁继摆手说道:“这有什么,到时候我是人皇,我看谁敢说什么?”

嫣红随即坐起身来,说道:“你若是不同意,就永远也不要再来找我。以四通商会的势力,我不想见你,你也永远找不到我。”

祁继看着嫣红,紧紧地抓住了嫣红的手掌,问道:“你到底在害怕什么,魔族已经完了。只剩下魔门,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四通商会与大衍皇朝联合,对于任何一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儿,你为什么不同意呢?”

嫣红说道:“大衍皇朝可以与四通商会联合,但方式却不是你我的联姻。我只是希望你我之间的感情,不要参杂其他的东西。”

祁继闻言一愣,过了许久才说道:“红,我明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吧,我会努力修炼,等我达到八荒界巅峰实力的时候,就没有人可以影响你我了。”

嫣红闻言只是轻轻地笑了笑,却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这时,房间外有人说道:“小姐,衍天宫来人传旨,要召见小庄公子。”

嫣红随即应道:“知道了,你退下吧。”

随后,嫣红看向祁继,说道:“你该走了。”

祁继拉着嫣红的手,说道:“可是我不想离开你。”

嫣红笑着说道:“你若是想我,随时都可以来看我,不必在乎这一时半刻了。衍天宫传旨,必然是有大事儿找你,要不然也不会催到这里来。”

祁继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看来这个人皇的确不是哪么好做的,难怪皇祖父要飞升上界了。”

两人嬉笑着,穿好了衣衫,而祁继也是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四通商会,返回了衍天宫内。

回到衍天宫后,立刻就有人带着祁继,去找祁归元了。祁继看到祁归元之后,不禁问道:“归元,到底什么事儿,居然这么着急?”

祁归元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不是要找祁妙竹吗?她昨天下午就来了,一直都在等着你呢。”

祁继不禁一愣,随即问道:“青岚公的封地距离皇都很近吗?她怎么这快,我还以为要等上一两天呢。”

祁归元无奈地说道:“其实宗人府将她封为新的青岚公后,她就一直没走,就留在皇都之中。若不是你要找她,我都不知道她到现在还没回去。”

祁继不禁疑惑地问道:“她留在皇都,是想要做什么?”

祁归元摇头说道:“我怎么知道,反正都是你要找她,那你就自己去问问呗。”

祁继点了点头,说道:“咱俩先把衣服换过我,我要以人皇的身份去。”

祁归元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立刻开始换衣服。不过就在脱衣服的空档,祁归元笑着问道:“本体你这彻夜未归,是去找嫣红姑娘了吧?”

祁继顿时老脸一红,说道:“你怎么这么碎嘴?”

祁归元也不恼火,而是继续问道:“看来这一夜,没少折腾吧。现在身体还受得了吗?”

祁继不耐烦地说道:“那这么多废话,快把衣服给我。”

祁归元随手将衣服递给祁继,又问道:“你找祁妙竹,不会是想把她也收入后宫野生鳝鱼越来越少吧。”

祁继顿时犯了个大白眼,说道:“怎么你现在变得这么啰嗦,早知道让其他分神来了,省得你这么多废话。”

祁归元顿时笑道:“那是我废话多,这些问题就是他们逼我问你的。”

祁继不禁恼火地说道:“你们这群家伙,每一个好东西。”

祁归元更是大笑着说道:“我们都是一体,虽然性格所有差别,但是本质上却都是你自己。说我们就是说你自己呢?”

祁继此刻已经穿好了龙袍,顿时板起脸来说道;“行了,不要鬼扯了,跟我去见祁妙竹。”

祁归元见状,随即戴上了鬼神面具,化作了小庄的模样,跟在了祁继的身后。

两人在内侍的引领下,来到祁妙竹所处的偏殿。

当祁继走进去的时候,祁妙竹则是正在打瞌睡。不过祁妙竹的神经很敏锐,发现有人来了,便立刻站了起来,看见来人是祁继,当即便跪倒在地,恭敬地说道:“微臣祁妙竹,拜见陛下。”

祁继见状,缓缓走到一张椅子旁边,坐了下来,对祁妙竹沉声问道:“祁妙竹,你既然已经接替了青岚公的爵位,为什么还迟迟不肯离开中州,是不是心怀不轨啊!”

祁妙竹不禁一愣,憋了半天才说道:“微臣,不敢回去。”

祁妙竹这话,倒是引起了祁继的兴趣,当即问道:“什么叫做不敢回去?”

祁妙竹沉吟片刻,才说道:“我父王在的时候,周围的藩王就时常欺负我们。现在我父王渡劫失败,身死道消,我更是没有依仗。现在的青岚公府,估计也都被恶奴霸占了,我现在是无家可归,只能留在宗人府里。”

祁继不禁看向祁归元,问道:“小庄,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祁归元点了点头,说道:“朝中公侯素来与青岚公一脉不睦,想来老青岚公身死,妙竹姑娘必然也是吃了不少苦。”

祁继叹了口气,随即站起身来,将祁妙竹蚌埠市蚌山区今年6月在第三期改造区域内尝试将新房租给困难拆迁户的新方法扶了起来,温柔地说道:“妹子,真是苦了你了。”

祁妙竹则是有些惊讶地看着祁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是看着祁继,惊讶地问道:“陛下您叫我什么?”

藤黄健骨丸
新生婴儿肚子胀气症状
鹤岗白癜风专业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