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费伦闹革命第三章应对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穿越费伦闹革命 第三章 应对

林克跟着尼娅塔回到了自己的小帐篷,在路上林克向尼娅塔坦诚了自己坠马失忆的“事实”,令尼娅塔有些惊讶,但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林克也了解到了尼娅塔的身份,在尼娅塔小的时候,她的父亲为了救林克的父亲扎西亚战死了,只留下她和她母亲俩人孤儿寡母,扎西亚便娶了尼娅塔的母亲,收养了尼娅塔,数年前的一场瘟疫夺走了尼娅塔母亲和林克母亲的生命,扎西亚这几年也一直未娶,这个家便只剩下了扎西亚,尼娅塔和林克三人。

“由此算来尼娅塔算是我的姐姐了?在没有利害冲突的前提下还是值得信赖的。”林克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你想问什么?扎西亚和你没商量出什么办法吗?”

“你先听我的问题,部落里除了扎西亚以外谁的权力最大?挑战他酋长地位的瘦猴又是谁?”

办法?别人的战士试炼只有两次,而自己经历了三次,却无法再破例进行一次,这就说明扎西亚在部落里有着一些打破规则的权利,却又不是绝对的一言堂,如果能和其他当权者做些利益交换的话,进行第四次试炼也是可能的。

“是祭司,他的权利是最大的,瘦猴就是典礼上闹腾地最厉害的那个黑瘦小子。”说罢尼娅塔欲言又止地看着林克,又说道:

“瘦猴就是祭司的人,瘦猴这几年实力的迅速增长,离不开祭祀的帮助。”

林克大惊,赶忙问清原因,原来祭司的独子死在了尼娅因此单一集群成员需要相应机制来识别彼此并进行状态信息沟通。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塔父亲战死的那场战斗里,祭司一直无法原谅扎西亚,这几年瘦猴崭露头角之后,祭司一暗杀能力出色;大刀突击手直在帮助瘦猴提升实力,意图将扎西亚献祭给祖灵。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林克苦笑道。

这下好了,意图和其他当权者做利益交换以达到进行第四次试炼的目的可谓完全失败了,人家巴不得自己一家家破人亡呢。

“扎西亚没想过和祭司和解吗?”林克满怀希望地问到。

尼娅塔无语地摇了摇头:“没可能的。”

是啊,按沙漠民族的风俗,酋长是没有苏宁和阿里善终的,挑战者和酋长是生死之战,失败者会被献祭,酋长早晚会失败,会被献祭,早晚会死在祭司或是祭司的徒子徒孙手上,而祭司连这一天也不愿意等,主动地去扶植挑战者,这是一种多么深切的恨啊。

而且,林克还打算看看自己能不能也当个施法者,可现在人家正恨着自己老爹呢,部落中的施法者只有祭司和他唯一的学徒,尼娅塔说祭司使用的是神术,除了与敌人战斗之外,还能治疗伤者,祛除疾病等一系列不可思议的力量。这不由地令林克更加大呼可惜,这种关系下,对方是不可能让林克得到这种力量的。

“何必呢,仇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大家放下仇恨,共同迎接美好的明天不好吗?”林克面无表情,心中却在疯狂吐槽着。

接着,林克又事无巨细地问了尼娅塔一些问题,包括部落的人口多少,战士,自由民,牧奴三者的数量多少,以及三者之间的关系,部落的主要敌人是谁,部落的食物时如何获得的,甚至还有在部落怎么上厕所。

林克急忙安抚住不耐烦的尼娅塔,“最后的问题,沙漠外面是什么样的?”

尼娅塔闻言不由地怔了怔,隔着头巾也能感觉她的面容柔和了许多,她认真地想了想,语气有些古怪地说道:“在沙漠的南端除了大片的山脉之外还有一片在沙漠中的草原,那些大部落可以去那放牧和狩猎。沙漠东边的山脉里栖息着埃塞比蜥人,在沙漠的北边有一大片由一种叫冰的东西组成的山,冰像沙漠冬天的雪一样白,像石头一样硬,比沙漠的夜晚还要凉。”

尼娅塔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而在沙漠外面,除了人类以外还有很多的种族,沙漠外面没有沙子,全是大片大片的绿洲,人们不用像我们一样在绿洲间来回迁徙,外面的人也很多,像沙子一样多,有个叫深水城的地方住了超过一百万人,外面还有葱郁的森林,高耸的山峰,所有的一切,包括我们所在的沙漠,都在一片大陆上,大陆外是无数的水,大陆就像是绿洲湖上飘着的杏树叶子,有好几个大陆。”

她停顿了一下,又肃穆地说道:“而我们所在的大陆,叫费伦大陆。”

林克失魂落魄地将尼娅塔送了出去,进了帐篷,林克魂不守舍地坐下,双手抱着膝盖,脑袋支在膝盖上。

“我竟然穿越到了传奇不如狗,巫妖遍地走的费伦!”

“要是被发现我的灵魂有问题的话我肯定会被献祭的。”

想到刚才祭祀时神奇的法术以及扎西亚刀捅蜥蜴人腹部的一幕,以及自己成为牧奴的威胁,林克的情绪终于爆发了出来,不由地又惊又怕。

“是因为玩游戏穿越吗?可恶,那至少给我个系统啊金手指什么的啊!”

“牧奴的事究竟怎么样才好啊!”

林克将头深深埋入手肘中,嘴召唤之后帮派频道会发出通知里咬着身上的袍子,发出无声的尖叫,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完全落山,沙漠的温度由于沙子比热容的缘故迅速地降了下来,即使帐篷中升着由骆驼粪和干草燃起的火,林克仍然感到了一丝阴冷。

随着温度的降低,林克也恢复了冷静,既然已经穿越,找寻原因,去抱怨,去悔恨都是没有意义的行为,现在只能小心翼翼地见一步走一步了,林克刚想再考虑一下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之时,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饥饿感,胃部仿佛在抽搐,口水不停地从舌根分泌出来。

说起来,这具身体坠马受伤,不知道最近吃过东西没有,林克不由地望向火堆上锅中的黑色不明液体。

“这是药吗?”林克想到了尼娅塔走时别忘吃药的嘱咐。

林克暂时无视了锅中的药,走向了充当桌子的板条箱。

陈旧的箱子中,除了新旧不同的长袍外,还有几大块不明原料的黑色肉干,类似土豆的不明植物根茎,以及一大块像是奶酪,却泛着诡异绿色的物体,又翻找了一下,林克惊喜地又发现了几颗野杏,以及一小包金属钱币。

林克找出把小刀,艰难地切了块肉干,又切了快奶酪,架在火上烤了起来,肉干从肉眼看没有变软的迹象,而奶酪外部的绿色硬膜开始变软,冒出了一股香气。

林克张嘴大吃了起来,肉干还是非常硬,而且又一种浓重的腥味,而奶酪也有一种令人作呕的发酵菌的味道,林克硬着头皮,就着罐子里的清水将它们吃了下去,不由地想念起了前世的种种美食,就算是泡面也好啊!

吃完后,林克犹豫了一下,又取出一颗野杏吃了下去,还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吃到呢,绿洲内的杏树都是被严格看管的,私自采摘是要被重罚的。

野杏酸甜的口感极大地安慰了林克味蕾对晚餐的不满,林克恋恋不舍地吃下去后,不由地吧唧了一下嘴,回味了一下,接着又赶忙将锅中的黑色药汁倒入水罐中,捏着鼻子强忍着一饮而尽,到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喝。

林克喝完药后便熄灭了灶火,躺在了兽皮垫子上,盖着兽皮,闭上眼准备睡去,养足精神,才能去面对明天的挑战。

广州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辣椒碱治骨性关节炎好用吗
太原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